日升家園目錄

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第114章 人間至寶

時間:2019-11-30作者:婺華

    陸清薇殺青后,隔天便離組去了燕京。

    《理想的生活》劇組等候已久,去年就答應會參與拍攝的她,現在得趕去還債。

    顧洲跟劇組請了兩天的假,陪同她一起去。

    《理想的生活》是田園生活類型的節目,嘉賓常要在節目里親力親為的做些勞務活。

    而清薇十指不沾陽春水,別說勞務活,連家務活都不怎么做,他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拍攝地點在燕京城郊的通州小山村。

    從燕京高鐵站出發,啟程后不久,陸清薇在導演組的示意下,給主持人郎健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《理想的生活》的節目每期開頭,都有一個讓主持人猜本期嘉賓的環節。

    “歪。”電話一接通,郎健搞怪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歪。”陸清薇俏皮回應。

    “您是哪位呀?”郎健在電話那頭,問。

    他其實知道大概的嘉賓名單,但今天確切誰會過來,他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,我是八寶啊。”陸清薇側目看了顧洲一眼,靈光一閃,笑道。

    ba寶?

    哪位啊?

    芭娜嗎?

    芭娜好像不在嘉賓名單上吧?

    郎健在那頭沉默暗想。

    “誰啊?”這時,另一位主持人杜德岳走過來問。

    “她說她叫八寶。”

    “八寶?八寶粥的八寶嗎?”

    杜德岳這話一說,郎健立即猜出這次來的嘉賓是誰了。

    他“哈哈”一笑,回應道:“我知道你是誰了,你是不是那個人間什么什么,對吧?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,我是人間至寶八寶。”陸清薇笑回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郎健笑到捶地。

    做綜藝嘛,主持人必須笑點低,要笑點高了,就沒節目效果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那位粥先生來了嗎?”郎健捧腹笑問。

    他覺得陸清薇非常有綜藝細胞,這沒臺本的詞,一抖就是一個包袱。

    “來了。”陸清薇將手機遞給顧洲。

    “健哥好。”顧洲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粥先生,您好。請問你們伉儷倆,今天想吃點什么?”

    吃什么,是《理想的生活》每期的主題。

    基本節目內容,就圍繞著本期吃什么來做。

    “你想吃什么?”顧洲向清薇問。

    “我們八寶粥組合,當然必須吃八寶粥啦。”

    “八寶粥啊……”,郎健看向杜德岳,“八寶粥都有哪八寶,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杜德岳連忙轉身跟一旁的助理示了個意。

    他在節目中的人設是專業廚師,可他其實并不怎么專業,也完全不知道八寶粥都有哪八寶,只能讓助理搜索資料后,再做回答。

    在助理搜索相關資料期間,杜德岳偷偷向郎健問:“誰啊?”

    他此前跟顧洲以及陸清薇完全沒交集,還沒猜出來本期嘉賓是誰。

    “陸清薇跟顧洲。”郎健壓低了聲音,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杜德岳撓了撓鼻子,面色淡然,心里卻是暗忖:又來了兩個吃干飯的。

    流量小生加小花嘛。

    就是人氣高,節目組請來當花瓶的。

    他已經對本期節目的質量不抱希望了。

    繼續一番對話后,掛斷電話,郎健、杜德岳,還有另一位主持人小生孫景辰,立即忙碌起來。

    杜德岳的助理剛查了,八寶粥并沒有特定的做法,大雜燴的粥,都可以算是八寶粥。

    他們就決定看情況,湊個八樣能煮粥的。

    他們前往倉庫,盤點起倉庫里的存貨。

    “大米、玉米、綠豆、花生……”,郎健一樣樣細數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么開心?”杜德岳發現郎健突然變得有些格外的興奮。

    “有嗎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概是因為陸清薇要過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她很熟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熟吧,就是逢年過節發個短信,互相問個好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那么開心。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那種想起來就讓人覺得開心,很想見一面的人啊。你沒跟她接觸過吧?你跟她接觸過就知道了,她是那種人美歌甜,有很多閃光點的女生。你一定會喜歡的。”

    隨即,他又湊到孫景辰耳邊,壓低了聲音,道:“機會來了,你一定要把握住啊。”

    孫景辰是南韓組合出道,但去年跟南韓那邊的公司解約了,現在成立了個人工作室,專注于在國內發展。

    “什么機會?”孫景辰是單線程直線思維的類型,說好聽點叫呆萌,說難聽點就是憨憨。

    他對郎健的話,感覺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機會?

    陸清薇都已經結婚了,他有什么機會啊?

    他奇怪又驚悚地看向郎健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陸清薇老公是誰嗎?”

    “哦~”,孫景辰恍然。

    他是影視歌主持人多棲藝人。

    但除了在綜藝主持這方面,靠著資源好,上的都是些熱門綜藝,還算有些名氣外。

    其它方面,成績都拿不出手。

    而顧洲。

    想到這個最近熱度一直很高,稱得上大名鼎鼎的名字,孫景辰開啟了單線程模式……

    他的右手,有如機械般,在裝滿了玉米的袋子里劃拉著,出了神。

    郎健說的沒錯,這確實是個機會。

    畢竟,在歌壇被稱為糊壇的當下,連很多天王天后級歌手的歌,都紅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可顧洲,去年,以一鳴驚人之勢崛起,完全稱得上是去年歌壇最具影響力跟話題度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不僅自己唱的歌紅,替別人寫的歌,也很紅。

    《流星雨》里面的歌,可是迄今還在企鵝音樂排行榜上。

    而顧洲自己的《暗香》,剛不久前,他還看到過個新聞。

    魚樂知名主播,有“零姐”之稱的“丁零”翻唱的《暗香》,在易云被下架了。

    原因就是上了易云飆升榜和新歌榜前十,可這首歌的版權方,企鵝盯上了。

    企鵝給易云發了律師函。

    那條新聞上還說,在丁零的《暗香》被下架前,易云上《暗香》的版本,有三十多個,全是各路主播,還有網紅翻唱的。

    可見《暗香》這歌有多紅。

    半個多小時后,顧洲跟陸清薇到了。

    緊跟在郎健的屁股后面,跑出門迎接顧洲夫婦倆,孫景辰見著顧洲就是一個90度彎腰鞠躬敬禮:“洲哥好!”

    這種行禮吧,在南韓見著前輩時,是很正常的禮數。

    但顧洲被他突如其來的大禮,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是拜個晚年?

    他摸了摸屁股袋,想掏錢包,給這位模樣看著怪稚嫩的小后生包個紅包。
小說推薦
秒速飞艇全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