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園目錄

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第111章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

時間:2019-11-28作者:婺華

    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。

    《太子妃》的下架,對樂看的影響是巨大的,尤其是在股價方面。

    “樂看的股票,真的崩了?”陸清薇看著手機里的新聞,向顧洲問。

    新聞上說,《太子妃》因“有傷風化”的原因,被勒令下線整改。

    其直接導致的后果是,原本七連陽的樂看股價,直線跌停。

    迄今,樂看股價已經連續四天開盤即跌停,用比之前連續漲停時還快一天的時間,就蒸發掉了百億市值。

    頃刻之間,上下百億的起伏。

    有如煙花,一飛沖天,又瞬間爆炸,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本就處于漩渦中心的樂看,再次成了所有財經媒體的熱門報道對象。

    “暴漲之后,狂跌百億!股市何時能回歸理性?”

    “接連四天跌停,《太子妃》還能繼續升職加薪嗎?”

    “樂看風云:從一部神劇開始的風起云涌。”

    “神話的隕滅,年度黑馬股樂看,出師不利,半路夭折。”

    各種相關新聞鋪天蓋地,她隨處都能看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洲云淡風輕。

    他早就見勢不妙把手頭的股票拋售光了,扣除印花稅,凈賺3200萬,美滋滋。

    現在樂看的股票就算跌穿地心,也不管他的事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股票?”

    顧洲之前說過,他把全身家當都壓在了樂看的股票上,如果沒及時賣掉,可就被套牢了。

    陸清薇并不怕顧洲被套牢,不就是錢嘛,沒了完全可以再賺。

    就像她之前都快把家底敗完了,顧洲還不是賺回來了。

    她就擔心顧洲會因此而郁悶不開心。

    老公不開心,那她這做老婆的,當然得想辦法哄顧洲開心啦。

    “早賣完了。你老公我是什么人吶,高瞻遠矚,目光如炬,早預見到現在的局面了,低買高賣,一轉手三千多萬到手。

    你去問徐可,錢早就到公司賬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聽著你手段很臟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臟了,審時度勢懂嗎?”

    “不懂”,陸清薇嘻笑著抱住顧洲的胳膊,“反正你們玩資本的心都黑。”

    “我還沒到能玩資本那高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說席蔚晴想找我們入股嗎,那她現在股價跌了,我們是不是就可以入股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這么說的,單純就是我們可以用同樣的錢,多買些股票罷了。要入股,應該還是要5億起步。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啊,可惜我家沒礦。”陸清薇噘嘴道。

    她很希望自己能替顧洲拿出這個五億,可是真的拿不出啊。

    傷心……

    這話說的,顧洲正準備揉揉她的腦袋,說句“要什么礦,有你就夠了”的情話。

    誰知道清薇自個咯咯一笑:“不過,咱家有豬。”

    說著,她發出嗷嗷的豬叫聲,在顧洲懷里拱啊拱的,一副萌死人不償命的可愛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都學會搶答了啊。”

    顧洲笑著替清薇打理了下被她自己拱得凌亂的劉海。

    “見朱則赤,見墨則黑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顧洲開懷一笑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陸清薇依偎進顧洲懷中,放下了些心中的擔憂。

    樂看市值上下百億的動蕩,弄得滿城風雨的,她看那些新聞下,幾乎每條都有成千上萬人在追著樂看跟席蔚晴罵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想投機,結果被套牢,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她本來很擔心顧洲也會陷入漩渦中。

    可現在看起來,顧洲這個引發了樂看這次巨大風波的始作俑者,反而是最高高掛起的那個。

    舉手投足就是百億的動蕩,頗有種電視劇里隱藏在幕后的大boss的感覺,顧洲在她心目中的形象,愈發高大帥氣了幾分。

    而席蔚晴那邊,就焦頭爛額了。

    《太子妃》下架,股價應聲下跌,四天的開盤即跌停,讓她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她回到公司后,在最快的時間內,接連釋出了幾條對樂看的利好消息。

    可是于大局無補,不知道是股民們在恐慌性拋售,還是有操盤手在做空,股價就是一瀉千里,開盤即跌停,完全不給她操作的機會。

    雖然這時樂看的市值,還有205億,較之《太子妃》走紅前的160億,依然有四十五億的漲幅。

    可顯然,如果繼續保持這樣的跌勢,這四十五億跟之前的一百億一樣蒸發,是勢在必然的事。

    搞不好,樂看的股價很可能會比之前更低!

    大起又大落,大喜又大悲。

    席蔚晴輾轉反側,一連數天都難以入眠,再無之前樂看股價大漲時的春風得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洲娛樂。

    已經好久沒回尚海的顧洲,會見了一位意外來客。

    芒果電視臺旗下視頻網,榴蓮tv的負責人朱遠新。

    “我這次來,是想跟你談個合作。”朱遠新開門見山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合作?”顧洲問。

    “我們想要購買《太子妃》的播放權。”

    “《太子妃》被勒令下架整改了啊,你們不知道嗎?”顧洲驚奇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朱遠新居然是沖著《太子妃》來的。

    這他就想不通了。

    《太子妃》下架的事,如今在網上沸沸揚揚的,他相信朱遠新肯定也知道。

    可找上門來買一部下架整改劇的播放權,芒果臺這是吃錯藥了?

    “就是因為被下架整改了,所以我才來談合作的。《太子妃》現在被下架,靠樂看一時半會肯定放不出來。

    但我們芒果臺,說句不光彩的,動不動就被上面要求整改這整改那的,在這方面的經驗很多。

    我們有能力幫助《太子妃》盡快重新過審上架。

    如果樂看那邊愿意,我們甚至可以專門派人過去幫它們重新剪輯,像一些暴露的地方,我們也可以找人修改。”

    “這你得跟樂看那邊談,劇是它們拍的,播放權也在他們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我知道,可你是編劇,《太子妃》的主要版權也在你手上,你這邊,我肯定也要來詢問下意見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問題。”顧洲有點猜到朱遠新的用意了。

    榴蓮tv上線很久了,芒果臺一直很重視,花了不少心思跟資金推廣,可是人氣跟業績都并沒什么起色。

    而《太子妃》在大火特火的時候突然下架,甚至連最后一集結局都沒來得及播出,現在正在熱度上。

    芒果臺顯然是想借《太子妃》這只已然成熟的雞,來孵他們榴蓮tv的蛋啊。

    說白了,就是想蹭熱度。

    還挺會抓時機的。

    “那能請你聯系下樂看那邊嗎,我覺得你出頭,我們三方會談應該能順利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顧洲想了想,覺得也不是什么壞事。

    樂看股價現在跌得這么厲害,想必席蔚晴很需要一根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他暫時不知道的是,朱遠新這次來的目的,可不僅僅是《太子妃》的播放權。
小說推薦
秒速飞艇全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