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園目錄

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第079章 幾度夕陽紅

時間:2019-11-12作者:婺華

    平行世界的緣起,自然是因為有一對蝴蝶翅膀,悄然改變了歷史。

    這世界的整體歷史走向,其實跟顧洲以前的世界相仿。

    也就是文化層面上,有著比較大的差異。

    而這種差異,也并不是一開始就有的,主要是兩宋以后發生了變化,以至于后續很多本該存在世間的文人騷客,都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中。

    顧洲迄今沒追溯到造成這種狀況的具體緣由,他只能推測大概是發生了諸如“天不生仲尼,萬古如長夜”之類的事件。

    就是誰是這個仲尼,他也沒個準。

    反正肯定不是孔老夫子孔仲尼。

    孔老夫子依然是這世界的圣人。

    接下替《大秦山河》寫主題曲的活后,顧洲就一直在思考,到底該把哪首歌搬到這世界來。

    他覺得《滾滾長江東逝水》就不錯。

    這詞本來就是楊慎在《廿一史彈詞》中說秦漢的開場詞。

    只是后面被毛宗崗父子評刻《三國演義》時,放在了卷首,又被央視版《三國演義》改編成了片頭曲,才成了三國的專屬bgm。

    現在拿回來,用在《大秦山河》上也不錯。

    畢竟,在秦朝大一統的過程中,一樣是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。

    他又覺得《向天再借五百年》也不錯。

    他前世網上,有不少網友常開腦洞說,要再給祖龍多少年,地球會變得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他尋思,那就不妨讓他再給祖龍五百年!

    思來想去下不了決定,時間又緊迫,顧洲干脆做了個最蠢的選擇。

    他自己決定不了,那就讓孫邵平導演自己決定嘛!

    兩首歌他都做出來,屆時讓孫邵平自己選!

    顧洲立刻忙碌起來,白天拍戲,晚上則跟路長明在錄音室里搗鼓。

    路長明是個孤僻性子,迄今沒答應要做清洲娛樂的音樂總監,顧洲也不強求。

    這年頭,啥都可以外包。

    反正,路長明還是接他的活,他權當把音樂總監這頭銜,外包給路長明了。

    還能省下一大筆固定的工資費用,何樂而不為呢。

    不多不少一周后,《滾滾長江東逝水》跟《向天再借五百年》的demo,到了陸晏清手上。

    陸晏清一聽,立馬叫來了龐倫跟董元仕:“來來來,我孫女婿可是把歌寫出來了,你們聽聽。”

    陸晏清先放的《滾滾長江東逝水》。

    開頭低沉又高亢的鼓聲、號聲、鑼聲,和大風起兮的樂聲漸次一出,董元仕跟龐倫便感受到了一股宏大蒼茫的氣息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那宏偉悲涼的感覺,就仿佛一場壯烈激越的大戲,即將揭幕!

    又仿佛兩軍在陣前對壘,千jun俱寂,萬馬齊喑,只有鳴金之聲,在耳畔隆隆作響,大戰如弦上之箭,一觸即發!

    董元仕跟龐倫對望了一眼,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訝異。

    他們都沒想到,顧洲居然有這等深厚的音樂造詣!

    只用了短短數秒,就向他們呈現出了歷史的滄桑與厚重!

    此刻,他們不僅是聽眾,更是觀眾!

    他們聽到的,是《滾滾長江東逝水》!

    看到的,是浪花淘盡英雄的歷史長卷!

    “你這孫女婿確實有些能耐啊!”董元仕驚嘆。

    聞名不如見面,見面不如見真章。

    《滾滾長江東逝水》的前奏一出,他就已對顧洲刮目相看,打心里承認,陸晏清這孫女婿的確有些才能。

    難怪陸晏清那么維護他。

    “別著急,你們慢慢聽。”陸晏清手捻長須,一臉得色。

    大戲才剛開場呢,急什么!

    在龐倫跟董元仕來之前,他可是已經把兩首歌聽了不知道多少遍。

    現在,他的心情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,那就是“引以為傲”!

    孫女婿厲害啊!

    他本來只讓孫女婿做一首歌,誰想孫女婿居然拿來了兩首歌!

    而且,兩首歌都是杰作!

    他可以拍著胸脯說,就這兩首歌,縱觀古今,都是一等一的好歌!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龐倫跟董元仕聽完這兩首歌后,還敢不敢看輕他孫女婿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董元仕繼續聆聽。

    接近一分鐘的前奏過后,如說書人緩緩開腔似的古琴聲錚錚響起。

    龐倫跟董元仕再次對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們雖然什么話都沒說,但驚訝欣賞之情已是溢于表情之中。

    渾厚蒼涼的歌聲,緊接著古琴聲起:“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,是非成敗轉頭空。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……”

    一曲歌完,董元仕跟龐倫都已沉默無言。

    他們跟陸晏清一樣,皆已年過花甲。

    他們之前看《滾滾長江東逝水》這詞,只覺得寫得好,可因為是顧洲個年輕人寫的,倒也沒讓他們有多少感觸。

    但現在配上樂后,再一聽。

    他們心中是思緒萬千感慨連連!

    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!

    是非成敗轉頭空!

    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!

    每一句,都唱到了他們的心坎上,令他們情不自禁地起了些遐思。

    他們這才驚覺到這詞中蘊含的人生哲思,竟這般深遠!

    回味無窮!

    “你孫女婿了不得啊!”

    長久的沉默后,董元仕喟然嘆服。

    他算是知道之前陸晏清為什么會是那么一副成竹在胸的樣了。

    沒有金剛鉆,不攬瓷器活!

    就這才思,陸晏清怎么能不自信!

    他驚羨不已。

    他家幾個孩子,可一個都沒這才氣。

    也難怪陸晏清近來總是春風滿面的。

    可不是孫女找了個乘龍快孫女婿,他心里高興。

    “了不得還稱不上,只是有些才華。我這孫女婿,還不賴吧?”陸晏清謙虛了起來。

    為人之道,要在輕時驕,驕時謙。

    既然龐倫跟董元仕都已經心服口服,他也沒必要硬要壓他們一頭。

    “不賴不賴,是個才子。你孫女婿呢,人不在?”

    董元仕現在特想見識見識陸晏清這孫女婿到底是何等面貌,竟然有這等英才!

    “拍戲,忙,這歌還是他抽空做的。還有一首,你們要不要再聽聽?”陸晏清瞄了龐倫一眼。

    這家伙聽完歌后,就學起了閉口禪。

    但他沉思的表情,已經出賣了他的心思,怕是還在回味《滾滾長江東逝水》。

    “還有一首?”董元仕覺得一周時間,顧洲能寫出《滾滾長江東逝水》已屬不易。

    誰想,竟然還有!

    “嗯。這首歌,我覺得也極好。不是我吹噓,這歌光是歌名,就讓我拍案叫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歌名,你倒是說啊!”

    “向天再借五百年!”
小說推薦
秒速飞艇全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