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園目錄

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第165章 十年都不見得能出一個

時間:2019-12-16作者:婺華

    陸清薇最終沒有揭面。

    節目組顯然想靠顧洲夫妻倆創造話題,帶動收視和各方各面的成績。

    強行把顧洲揭面,本就已經打亂了節目組既定的劇本,要是再把陸清薇給揭面了,猜評團的成員們都很清楚,那下期節目可就沒他們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雖說蒙面歌手近兩季各方面成績都在下降,可他們中不是過氣沒幾個節目接收的黃花菜,就是全靠上綜藝拿出場費混日子的綜藝咖,誰都不想早早告別這個節目。

    節目錄制繼續,這一期因為顧洲的意外揭面,打亂了一開始的拍攝計劃,直到晚上近十點才全部錄制完成。

    不同于上期退場得很順利,這一次顧洲并沒能及時離場。

    一來,他揭了面,身份正式公開,有許多觀眾都留下來求簽名。

    那熱情洶涌的,導演一說“本期節目到此結束,大家辛苦了”,本來好好在座位上坐著的觀眾們,一下跟炸了鍋似的,全涌到了前場。

    以至于,現場的工作人員和保安們,差點就沒能控制住場面。

    他一度被圍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二來,幾位猜評團成員,還有嘉賓,都專程留了下來,想跟他認識認識。

    “顧洲,你不會怪我今天一時興起把你面揭了吧?”

    陳宗維是歌壇老大哥,鼎盛時,還曾做過灣島那邊的流行樂壇一哥。

    本來,以他的地位,顧洲就算再當紅,也得敬稱他一聲大哥。

    只是嘛,長江后浪推前浪,顧洲現在正當紅,又是唱作俱佳的歌手。

    以目前的趨勢看,完全有成為下一個林力倫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這個老大哥,在顧洲面前是完全擺不起架子。

    相反,他不僅沒架子,心里還很敬重顧洲。

    在歌壇,大家最推崇敬仰的,歷來不是唱歌有多好的,而是會創作的。

    畢竟,好歌手常有,要擱以前歌壇鼎盛的時代,唱歌好的歌手,如過江之鯽,每年都能涌現出好幾個。

    可好詞人好曲人,卻是難覓。

    像顧洲這樣天賦異稟,不僅寫得好,還寫得快的,十年都不見得能出一個。

    所以,他這個只以唱功見長的老大哥,絲毫不敢在顧洲面前擺譜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強行揭了顧洲的面的做法,是拍在了顧洲的馬屁上,還是馬腿上,他的心里還有些惴惴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跟顧洲交惡,只想跟顧洲交好。

    “不會。”顧洲淡然回。

    揭面就揭面吧,反正他上蒙面歌手,就是想放飛下自我,沒多大的功利心,

    無非就是下一期不登臺了嘛,他完全沒什么所謂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我吧,就是特別想看看你的樣子。

    一心急,再加上大家一起哄,就心血來潮了。”陳宗維仍然不太放心的解釋。

    “沒事,宗緯哥,這節目我本身就是來玩的,早揭面晚揭面都無所謂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不生氣就好。

    我就不打攪你了,我看今天我們猜評團有好幾位都特地留了下來,肯定都是想跟你交流交流,我就不耽誤你時間了。

    有空來灣島玩,我一定盡地主之誼。”

    陳宗維拍了拍顧洲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其實對顧洲暫時無所求。

    可在歌壇混跡多年,他很清楚,像顧洲這樣的唱作高手,永遠都不嫌認識得多,只恨認識得少。

    雖然他已經對當下近乎死水一潭的歌壇十分灰心,知道像他這樣的老黃花菜,幾乎不可能有機會再枯木逢春地翻紅。

    可萬一呢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參加蒙面歌手,可不是單純來混點出場費的。

    人啊,只要沒死,誰還沒點念想呢。

    要擱以前,或許念想,僅僅只是念想。

    很想實現,可機會渺茫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    但面對顧洲,他內心中本以只是風中殘燭的小火苗,又重新煥發出了點生機。

    縱使歌壇這么衰敗,顧洲依然能大火特火,這說明什么?

    這說明,或許不是歌壇太死,而是現在的好作品太少。

    只要作品夠好,那成績絕對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而顧洲,恰好是能寫出好作品的。

    陳宗維離開,顧洲又陸續見了幾位猜評團成員。

    徐佩慈、成麟,還有竇淺,都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顧洲特別留意了下竇淺。

    這位有點類似他前世的周深,以明明是男兒身,卻生了一副空靈婉轉的女key嗓出名。

    他之前就聽過竇淺的不少作品。

    竇淺希望能翻唱《小情歌》,顧洲同意了,畢竟很適合。

    正好,出于跟他正常的嗓音比起來太違和,不違和地唱又沒感覺,他自己并沒打算出《小情歌》的正式版。

    既然竇淺想翻唱,那剛好。

    一如好馬配好鞍,一首歌交給合適的人唱,才能更好地綻放出真正的魅力。

    嘉賓中,林柏晨和陳在嘉也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三位都是本期新加入的。

    其中,林柏晨是昔日灣島歌壇的風云人物,想向他邀歌。

    顧洲一如既往,ok沒問題,有時間一定,來靈感就寫,態度和善地素質三連。

    不過,一轉身,顧洲就把這事拋腦后了。

    找他寫歌的人實在是太多了,光是萍水相逢就想讓他幫忙寫歌,那有點想當然。

    陳在嘉嘛,是內地歌手,跟傅曉一樣是當年選秀時代,留存下來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如今在內地歌壇,也算是比較當紅的小天王。

    這人性格跟成麟有些類似,都是很放得開的外向搞怪型選手,也經常上各種綜藝。

    這已經是他第二次來蒙面歌手了,主要目的是來宣傳自己即將發售的新專輯的。

    可不像顧洲對揭不揭面,完全無所謂。

    陳在嘉剛才錄制的節目的時候,由于聲音太有辨識度,一下就被識破,猜評團各種暗示他的真實身份,陳在嘉是連連哀求猜評團放過他,就差跪下來了。

    跟大家明知身份,卻不敢揭露身份的陸清薇一比較,陳在嘉的行徑就顯得有些狼狽。

    這也折射出了歌壇的一些現狀。

    在歌壇萎靡不振的當下,哪怕像陳在嘉這樣的小天王,為了專輯銷量,也必須低三下四地求別人開恩,多給他點曝光的機會。

    陳在嘉倒不是來向顧洲邀歌的,單純就是想跟他認識下。

    但顧洲心里清楚得很,現在不邀,以后也得邀,但凡今天留下來等他的,都帶著三分目的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著眼于未來,而有些急于現在。

    跟陳在嘉會面后,顧洲倒是有些深思。

    陳在嘉在錄制節目時的卑微表現,太讓他印象深刻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地想,雖然他現在成績很出色,可畢竟沒經受過付費檢驗。

    要他出專輯了,又能有多少銷量?

    百萬?

    兩百萬?

    能摸著林力倫的天花板么?

    他突然間有強烈的欲望出張正式專輯。

    妙書屋

    <br /
小說推薦
秒速飞艇全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