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園目錄

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第135章 又何嘗不是

時間:2019-12-06作者:婺華

    “我是顧洲,您還真認識我?”

    顧洲伸手跟葉舒硯握了握。

    “嗯,我常看《理想的生活》,剛好看過你那一期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“巧了,巧得很!

    我吧,是華東文學系教授,平時就喜歡詩歌。

    我也不是有意想聽你跟你太太的悄悄話的。

    可你的詩太美,連風都忍不住要把它送進我的耳朵。

    你剛那首詩,是夸你旁邊這位俏佳人的吧?

    你叫陸清薇,對吧?

    你家里一定是書香門,名字取得很優雅高潔啊。

    你跟電視上一樣漂亮。

    確實像人間四月天。

    嗨,我知道他為什么能把詩寫得那么優美了。

    自古以來,才子佳人,美人在側,軟香在懷,才子才能詩性大發啊!”

    美人在側,軟香在懷,應該獸性大發。

    陸清薇腦海里莫名鉆出這么個念頭。

    隨后,頓覺羞愧。

    人教授在跟顧洲談風月。

    她倒好,拿斯文掃地……

    活該她天天被顧洲鄙視。

    顧洲則是有些遭不住。

    老教授夸起人來,一套接著一套的,他聽著怪尷尬的。

    知道老教授說這么多,無非想要他剛跟清薇朗誦的那首《你是人間的四月天》,顧洲道:“趁我還記得這詩,我現在倒是可以寫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那敢情好。你有紙筆嗎?

    啊,你有。

    行行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葉舒硯一聽顧洲還記著能寫下來,那是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聽到這么一首好詩,如果不能帶回去好好品讀,一定會是件憾事。

    幸好,無憾。

    顧洲很快就在紙巾上,將《人間四月天》寫出:“教授您要是喜歡,可以拍個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可以。”

    葉舒硯連忙取出手機,對著顧洲寫在紙巾上的詩,拍了個照。

    拍完,他又對顧洲道:“我能跟你合個照嗎?

    你是歌手吧。

    你的《當你老了》我也很喜歡。

    我最近剛還在跟課堂上跟學生們分享過。”

    “感謝教授您賞識,能讓您喜歡,是我的榮幸。”顧洲自覺地站在葉舒硯身邊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用這么謙虛,來吧,合個照。”葉舒硯一手搭上顧洲的肩膀,跟顧洲一起合了個影。

    隔天,他就拿著這張合照,在課堂上顯擺上了,連帶著猛夸了顧洲一頓。

    顧洲這時卻又被人批判了。

    這次是微博上,一位認證名為“作家曹德望”的所謂作家。

    不同于何鈞批判他的歌沒思想內涵。

    這位作家則是批判他的歌毫無藝術價值。

    顧洲慕名去看了眼這位大作家的微博,發現就是個嘩眾取寵的貨。

    左邊個人信息欄上填的代表作,光看名字就讓人感覺腹中不適。

    《別哭,我心愛的天使》,《親親我的小心肝》……

    這一看就知道都是些真正毫無藝術價值,連擦屁股都嫌硬的滯銷書。

    搞不好還是自費出版的。

    再看這作家的博文,毫無作家該有的斯文風度,幾乎每條微博都在跟人撕x,拉別人的仇恨,還都是胡攪蠻纏張口就來的那種,到處蹭熱度。

    滿滿的他剛穿越過來時的即視感。

    不,

    比他那時候還無良!

    他好歹不會在微博上刻意抹黑別人,可這人完全就是一點碧蓮都不要的類型。

    都是報應啊。

    也說明他現在是真紅。

    所謂“樹大招風”,一天天的被人批判個沒完,無疑代表著他現在熱度很高,以至于各路牛鬼蛇神全想蹭他的熱度。

    這種上嘴唇頂個天,下嘴唇頂個地,完全不要臉的人,顧洲當然是不會搭理的。

    不過,有人幫他出頭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《大秦山河》的導演孫紹平。

    孫紹平發了條微博:“@作家崔德望,我不知道什么叫藝術價值。

    不過,你可以看看今晚央視一套9點準時播出的《大秦山河》,片頭和片尾曲都是顧洲寫的。

    應該能讓你對顧洲的看法,產生改觀。”

    看到孫紹平的@,一看居然是黃v,崔德望本來還興奮著。

    他為什么批判顧洲。

    就是為了搏熱度!

    都說人怕出名豬怕壯,可這年頭,最怕的不是出名,而是不出名!

    他覺得自己的書之所以滯銷,就是因為不夠出名!

    不過,之前全是小屁孩跟他叫囂,他回著都沒意思。

    現在來了個大v,敢情好啊。

    他就等著這么一個旗鼓相當,夠分量的對手呢。

    你替顧洲出頭,是吧?

    那你就是新靶子!

    不過,一看孫紹平發的微博內容和認證信息,他頓時縮卵了。

    《大漢帝國》總導演。

    電視劇界含金量最高的敦煌獎最佳導演得主。

    上央視一套播出。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是一個完全惹不起的人。

    溜了,溜了。

    孫紹平的微博,不僅讓崔德望閉上了嘴,還讓不少人關注到了一個信息。

    那就是顧洲居然為《大秦山河》寫了片頭和片尾曲。

    要知道孫紹平可是拍歷史正劇的,他的劇用的歌向來大氣磅礴。

    以往,幫他寫歌的,全是學院派,在通俗音樂界有舉足輕重地位的那些導師教授。

    沒想到做流行音樂的顧洲,居然跟孫紹平有合作,一時有不少人,都關注上了。

    也有人對此十分不滿。

    孫紹平在征集《大秦山河》的主題曲時,用的是類似海選的方式,給很多音樂圈的專業人士都發出過征稿函。

    可他們的作品無一入選。

    “孫紹平居然選了個流行歌手的歌?”

    燕京,孫祥華大發雷霆!

    他是傳媒大學音樂系教授,跟孫紹平此前有過合作,幫孫紹平寫過不少歌。

    但之前,他為《大秦山河》而寫的歌,都落選了。

    要是其他學院派專業人士的歌,把他的歌擠下去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可顧洲……

    區區一個流行歌手!

    還是剛出道不久,毛都沒長齊的!

    他根本看不上眼,心中極為不悅,認為孫紹平就是在降低自己的格調!

    堂堂歷史正劇,配靡靡之音,何其牛頭不對馬嘴!

    孫紹平就不怕一顆老鼠屎,壞了一鍋粥!

    “墮落了,墮落了,都墮落了!”

    孫祥華很想打電話臭罵孫紹平一頓,但最后只有一聲喟嘆長嘆。

    今時不同往日。

    最近幾年,隨著各種類型的電視劇崛起和娛樂的多元化發展,正統歷史劇收視率無一例外,全都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再不復往年家家皆看史劇的盛況了。

    誠然,他認為這樣的趨勢是不對的,可廣大人民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,哪怕他振臂高呼痛心疾首,大勢也已不可違。

    他琢磨著孫紹平也是想跟上時代,迫不得已才跟流行歌手合作。

    至少流行歌手能比他們這些垂垂老矣的老古董,帶來更多的關注。

    孫祥華決定封筆,再不寫歌了。

    反正這個時代,已經不需要他們。

    晚間近9點。

    孫祥華雖然心中意難平,可還是準點守在了電視前,等待《大秦山河》播出。

    這年頭的電視劇,他已經一部都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而《大秦山河》,他期待已久。

    九點整,電視機畫面一閃,伴隨著如立兩jun陣前,大戰在即,各方嚴陣以待的低沉鳴金聲,《大秦山河》正式拉開第一季第一集的序幕。

    孫祥平眼前一亮,暗有詫異。

    他本以為流行歌手嘛,寫的肯定是流行歌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這首片頭曲,一上來就用張弛的鼓聲和悠長的鑼聲,鋪開了一種滄桑浩渺的意境。

    電視畫面中,一個個人物,隨著樂聲的推進,不斷浮現。

    秦國六世、六國君王、戰國四公子、衛鞅、孫臏、龐涓、張儀、蘇秦、白起、廉頗……

    一個個名字都是冠絕古今,為人耳熟能詳。

    可縱使這般在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名傳千古,隨便拉出一個都能寫下壯麗傳記的傳奇人物,在片頭曲中,也不過轉瞬即逝的一個畫面。

    長達近一分鐘的前奏過后,渾厚低沉的歌聲傳來:“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。

    是非成敗轉頭空。

    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……”

    孫祥華頓時間熱淚盈眶。

    好啊!

    這歌寫得好!

    絕好!

    光是前奏,就已能讓人感受到歷史的滄桑浮沉不說。

    “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”一句,更是將大爭之世,群雄并起,又最終還于塵土的慷慨悲壯,寫得入木三分!

    完全稱得上是千古絕句!

    這真是一個年輕的流行歌手寫的?

    孫祥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他立即給孫紹平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答案無疑是確定的。

    孫紹平很肯定地告知他,這首《滾滾長江東逝水》,所有的詞曲編曲都是出自顧洲之手!

    孫祥華掛斷電話,癱坐在沙發上,久久無言。

    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!

    歷史是如此!

    音樂圈,又何嘗不是呢!

    妙書屋
小說推薦
秒速飞艇全天计划